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健康中國 > 正文

器官捐獻不反對視為同意,可否借鑒?

2019-04-26 10:26:27來源:健康時報網|分享|掃描到手機
閱讀提要:2017年,德國每百萬人口的器官捐獻率僅為9.7%。而在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奧地利等歐盟國家,基本采用“主動反對”的捐獻模式。采取這種捐獻方式的西班牙,2017年百萬人口捐獻率在歐洲最高,達到46.9%。

(健康時報特約評論員 沈 慎) 器官移植是很多人生命最後的希望,但現實是:器官捐獻數量太低! 在德國,為改善這一狀況,衛生部長延斯·史潘(Jens Spahn)近日提交了一份新的器官捐獻法修正議案,建議德國每個公民将來都會被視為器官捐獻者,除非該公民或其親屬主動提出反對意見。

2017年,德國每百萬人口的器官捐獻率僅為9.7%。而在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奧地利等歐盟國家,基本采用“主動反對”的捐獻模式。采取這種捐獻方式的西班牙,2017年百萬人口捐獻率在歐洲最高,達到46.9%。

其實自願無償捐獻能用器官,已成為越來越多人的主動選擇。今年2月召開的中國器官獲取組織大會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1月底,中國器官捐獻志願登記人數達992540人,實現捐獻22032例;每百萬人口捐獻率達4.53,創下曆史新高,捐獻、移植數量均居世界第2位。

成績有目共睹,但考慮到近14億的人口基數,還有每年30多萬器官衰竭者的苦苦等待,器官短缺現象依然嚴重,我國器官捐獻還有很長路要走。

即便如此,通過立法明确“器官捐獻不反對視為同意”的做法是否值得中國借鑒,仍需研讨。我國器官捐獻存在巨大缺口原因複雜。認識上,有幾千年形成的傳統觀念難以一時破除的難題;實踐上,各地器官捐獻與移植系統也普遍存在能力不足、管理體系滞後等限制。如具有摘除和移植能力的醫院比例低,捐獻中運送、安葬以及家屬撫恤等方面缺少明确規定等。

雖不能照搬照抄,但是德國的做法也帶給我們一些新的啟發,即通過制度建設和立法工作,為器官捐獻打開新的空間。西方國家用三、四十年建立起人體器官捐獻、獲取、保存、運輸、分配、移植等一整套體系,一個重要經驗就是用法律來規範各個環節。

近年來,我國建立以大數據為支撐的信息化監管平台,實現從器官捐獻到移植的全過程可溯源管理;頒布《人體捐獻器官獲取與分配管理規定》,完善器官捐獻移植制度和立法保障;不少地方還探索建立了人道主義救助機制和困難捐獻者家庭補貼等方式,為提升捐獻水平提供了重要保障,也推進了捐獻工作的努力方向。

制度建設是重要一步,但扭轉整個社會的思想認識、提升捐獻意識非一朝一夕之事。前不久,享年95歲的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教授夏穗生去世,作為中國器官移植事業的開創者,他捐出自己的角膜,并拿出積蓄支持器官移植人才的培養。也期待更多人願意在生命盡頭奉獻自己最後的力量,讓世間湧動愛的溫暖。

(責任編輯:楊麗萍)

網友評論

  • 微信

    因專業而信賴

  • 微博

    微健康,随時随地不随意

  • 手機報

    輕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