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藥 > 熱點 > 正文

10年3113起醫藥賄賂案

2019-09-03 17:42:12來源:健康時報網|分享|掃描到手機
閱讀提要:自2013年以來尤其高發,超3000起。其中西門子、飛利浦等跨國企業、揚子江、國藥控股等諸多國内知名制藥企業,均牽涉進賄賂案件當中。

(健康時報記者 徐婷婷 王振雅 王真)10年,法院公開審理的醫藥領域賄賂案件3113起!這是健康時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不完全統計得到的數據。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0年起截止到2019年6月,10年間,被查處的醫藥領域的行賄、受賄案件3113件。

自2013年以來尤其高發,超3000起。其中西門子、飛利浦等跨國企業、揚子江、國藥控股等諸多國内知名制藥企業,均牽涉進賄賂案件當中。

\
健康時報楊妙霞/制圖

為産品進醫院,代理商稱現金賄賂為“行業慣例”

西門子一次行賄600萬

2019年5月,路透社報道稱,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正在調查涉及西門子、GE醫療等在巴西涉嫌支付回扣作為銷售計劃的一部分。目前,正式調查結果尚未公布。

健康時報記者發現,在中國,GE醫療、西門子代理商行賄案件屢屢發生。2016年公布的刑事判決書顯示,西門子員工将600萬元現金裝5紙箱,行賄醫院院長。

“車開到酒店附近,西門子廣州地區經理金某把事先準備好的5個紙箱從後備箱搬出來,放到我的後備箱裡,我知道裡面裝着的是錢,到家後清點有600萬人民币現金。”在一份判決書中,廣西欽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原院長供認了收取賄賂的具體情節。

2016年公布的刑事判決書顯示,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原廣西區域經理金某,通過廣西欽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原院長,向該院銷售核磁共振儀器等大量西門子醫療器械,事成後裝了5箱錢,高達600萬元,送給該院長。金某被一審認定構成行賄罪。

西門子醫療是全球醫療領域最大的設備供應商之一,它與美國通用電器(GE)、荷蘭飛利浦三家企業壟斷中國高端醫療設備的70%,三家企業競争極為激烈。

這不是西門子第一次涉行賄案件。2017年11月28日,山東省慶雲縣曝出一起商業賄賂案,事發案因是山東省慶雲縣人民醫院準備采購一批核磁共振設備,西門子等三家國際巨頭共同參與競标,最終西門子醫療代理商韓某中标。大約在2013年年初的一個晚上,韓某在馬路邊的車上給了山東省慶雲縣人民醫院原院長陳某90萬元好處費,感謝其在采購西門子核磁共振設備的過程中給予幫助。還一再向其保證這是“行業慣例”,不會有問題。

據美國司法部文件披露,2001~2007年期間,西門子醫療集團支付了共計1440萬美元的賄賂款,向中國5家醫院行賄,從而獲得2.95億美元的醫療設備訂單。由此被稱為醫藥領域最大的行賄案。健康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至2019年,涉及西門子的賄賂案件多達近百件。

2018年4月19日,湖北省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則刑事判決書,揪出美國GE醫療為進入醫院采購,進行累計70萬元商業賄賂的行為。

刑事判決書顯示:“2007年,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磁共振成像設備采購申請獲湖北省衛生廳同意後,該院啟動設備采購工作。在此期間,美國GE公司的代理商銷售經理張某主動打電話給該院放射科主任,希望‘支持’美國GE公司的産品,放射科主任答應了。2008年1月18日張某順利中标,随後多次送給該院放射科主任現金累計70萬元。美國GE公司CT設備也在2012年3月順利中标。”

健康時報記者統計發現,這些企業往往使用隐蔽的手法行賄,包括:代理商或第三方公司幫助行賄,或把賄賂款列為咨詢費等等。

為搞好關系,防不勝防的 “學術外衣”

國藥控股涉百餘件賄賂案件

每天早晨7點半給醫生發短信問候,8點準時到醫院“打卡”,給醫生推薦藥物,讓藥劑房采購,這就是一位藥企業務員小李的日常工作。為完成業績,小李給醫生買早餐送點心。過年過節定期問候、兒女嫁娶伴手禮必不可少。在具體賄賂案件中,購物卡、加油卡、旅遊費明目繁多。

在公司文件或正式場合,這些開支叫“其他用途”或“宣傳費用”。健康時報記者統計了3113份判決文書,醫藥企業行賄理由多以“感謝關照”“搞好關系”為名。由于名目隐蔽,據健康時報記者統計,查處一個行賄案件,與案發當時至少相隔4~10年時間。

據健康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國藥控股就牽涉進百餘件賄賂案件中。其中,國藥控股曲靖有限公司總經理羅某為了在曲靖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藥品配送、新進藥品及抗生素藥品使用等方面獲得幫助,先後12次非法行賄該院原院長張某某現金共計113萬元。

近些年來,醫藥企業行賄手段從幾年前的虛開餐飲、禮品票據頂賬,逐漸發展到開展虛假學術會議、虛增會議規模、贊助科研經費等。“研讨會通常選在氣候宜人、風景秀麗的地方,讓醫生們放松放松,目的也是進一步拓展業務。”小李說。

北京市社會組織法律調解中心副理事長張新年介紹,醫藥企業行賄從單一的名煙名酒、購物卡發展到免費旅遊、免費學術考察、包辦孩子出國留學等。手段不斷變化,實質還是為了建立長期的合作關系。

為提高銷量,葛蘭素史克全國各地一些事業部、市場部等部門,邀請各地醫療機構的醫務工作人員,參加由其贊助和組織的境内外各類會議。通過支付差旅費、講課費、安排旅遊等方式賄賂參會醫務人員,将相關費用以“研讨會費用”等科目在财務系統中報賬。在參會人員支持下,葛蘭素史克的各類藥品得以進入各地醫療機構。同時各業務部門通過醫藥代表等,以支付業務招待費、講課費及現金回扣等方式賄賂醫療機構的醫務人員,并将相關費用以“招待費”“其他推廣費用”的科目報賬,換得葛蘭素史克藥品的使用或擴大使用。

葛蘭素史克事件的曝出,未能阻止醫藥企業通過學術會議行賄的步伐。泰淩醫藥在藥品推廣過程中,也曾用“會務費”“推廣費”名義出賬并以會議贊助、科室聚餐、贈送禮品等形式兌付。

為銷售額,層層回扣和分成

揚子江藥業涉案金額上百萬

通過中國裁決文書網搜索,産品進入醫院之後,通過分成的方式進行行賄是醫藥企業進行行賄的另一常用手段。

下至醫藥企業業務員,上至企業高管,賄賂案件當中,暗藏一整條利益鍊。

據健康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3年~2018年,揚子江藥業涉及行賄案件共14件,行賄時間跨度從2006年到2016年達10年之久,行賄金額上百萬。從衛生局局長、醫院院長到科室主任均為揚子江藥業行賄對象。

“獲批後,一些藥物、醫療器械進入醫院也經曆了層層關系,條件則是層層分成。”揚子江藥業集團銷售員韓某透露回扣的具體細節。

揚子江醫藥經銷有限公司業務員孫某則将38筆“搞好關系”費用,以治療費的名義虛假入賬。在2010年1月20日至2013年12月18日期間,共計給醫院返利款項近90萬。揚子江醫藥公司對業務員實行業務費“包幹”,根據業務員負責地區的醫院回款情況,給業務員10%~30%不等的業務費。

據中國藥學會科技開發中心公布的2017年全國樣本醫院藥品采購數據顯示,揚子江藥業、恒瑞醫藥、正大天晴、江蘇豪森等位列公立醫院采購額前20位。

2017年9月18日一則判決文書顯示,正大天晴醫藥有限公司江都區銷售主管,2010年12月至2014年1月,在揚州市江都人民醫院負責銷售該公司針劑天冊(比阿培南)、甘美(異甘草酸鎂)、止諾(鹽酸帕洛諾司瓊)等藥品工作期間,直接向揚州市江都人民醫院ICU科、老年科、呼吸科等科室主任及醫生行賄。

陳某是連雲港正大天晴醫藥有限公司揚州辦事處揚州市人醫闆塊醫藥代表,在2013年10月至2015年4月期間,按藥品使用量和回扣标準給老年科、中毒科回扣款約5、6萬元。

正大天晴醫藥有限公司江都市場銷售員,從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在負責揚州市江都人民醫院老年科比阿培南銷售期間,按照藥品使用量和20元每支的回扣标準,給老年科、中毒科回扣。

行賄者處罰過輕,律師呼籲行賄、受賄一起罰

行賄者身陷囹圄的屈指可數

令人意外的是,在3113件醫藥領域的行賄、受賄案中,藥企高管、經理等行賄者多以案件“證人”出現,未見其受懲處、處罰。

以2018年為例,據健康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8年292起醫療受賄案件中,醫藥代表行賄并被判處刑罰的僅有18起。

張新年律師介紹,相對受賄,行賄查處難度過大。從立法看,2015年刑法修正案規定,行賄人“犯罪較輕,對偵破重大案件起關鍵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由此帶來的是,受賄者紛紛落馬,行賄者身陷囹圄的卻屈指可數。這也是行賄的醫藥企業能夠全身而退的主要原因。

上世紀90年代末之前,歐洲尚未針對跨國公司海外行賄專門立法,在1999年以前,德國法律規定,企業在海外因用于拓展業務而發生的“公關費用”甚至可以得到稅收上的減免。

但1999年以後,商業賄賂在德國則不再受法律保護,而且從此被法律禁止,一旦違反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慕尼黑州級檢察院就是根據這個法律條款開始對西門子的商業賄賂案件展開調查的。

美國也在1998年通過了《反商業賄賂法》,嚴格禁止商業賄賂。美國司法部文件披露,2003年11月份西門子行賄事件被曝光後,西門子中國已開除了20多名員工。西門子已同意向美國和德國支付近13億美元的罰金,從而結束行賄案調查。

在我國,随着國家反腐力度的加大,各地也在不斷加強醫藥賄賂的懲處力度。

上海衛健委發布了《上海市醫藥購銷領域商業賄賂不良記錄管理規定》,醫藥生産經營企業及其代理人不得給予采購、使用其醫藥産品的醫療衛生機構及其工作人員财物或其他不正當利益。

江西省則在《全省醫藥流通領域商業賄賂專項整治行動工作方案》列出詳細明目,“科研費”、“統方費”、“酬勞費”、“信息費”、“傭金”、“贊助費”“新藥推廣費”、“臨床觀察費”等均被定性為商業行賄。

2018年在全國範圍内對醫藥商業賄賂進行重點查處。

國家衛健委等九部委聯合印發《2018年糾正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服務中不正之風專項治理工作要點》,要求對于利用醫藥代表身份參與産品銷售、藥品統方、商業賄賂等與其工作無關的行為,應當列入“黑名單”并上報相關管理部門。

張新年律師提出,行賄與受賄本就是成對出現,是一根藤上結出的兩個“毒果”。從整個利益鍊條中來看,藥企的行賄相當于源頭,處于利益交換鍊條的頂端。從源頭上堵截賄賂,依法嚴厲打擊行賄者、緊盯行賄行為,讓行賄“代價慘重”,可以事半功倍。

(責任編輯:孫歡)

網友評論

  • 微信

    因專業而信賴

  • 微博

    微健康,随時随地不随意

  • 手機報

    輕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